游泳

万法梵医第四百九十八章黄雀在后

2020-01-25 01:1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法梵医 第四百九十八章 黄雀在后

随着忏悔解放,有红色的灵纹,从假面上延伸而出,穿过脖颈上,在体表游走,顷刻间便覆盖了全身。

原本有着阳光温柔气质的卫梵,顿时被一股阴郁黑暗的气息笼罩,让人极度的不舒服,他的眼睛,也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一片诡异。

卫梵前冲,在一棵大树上连踩三下,跟着右脚发力,直接跃上了半空,蓄满力量的绝技打出。

百花掌!

轰!

卫梵左手五指大张甩出,一阵肉眼可见的气浪顿时汹涌而出,像暴风一样,席卷了周遭。

哗啦!哗啦!

树干折断、枝叶被卷起,连带着那些龙蝉播洒的鳞粉也被刮走。

咔嚓!咔嚓!

那些幼小的树苗,根系都被狂风拖曳出了泥土,似乎要连根拔断。

“唔!”

茶茶揉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尽管站在攻击范围外,可小萝莉还是被风沙眯眼,不过叨叨更惨,刚埋伏下,就被吹飞了。

“叨!”

盗草人气得想骂娘。

从空中坠下的卫梵,双手握刀,高举过头,再次蓄力。

轰!

炙热火焰瞬间漫卷刀身,让它宛若火炬一般。

这不是火焰女妖刀术,而是公孙梦楼传授的绝技,威能同样不小。

梵天炼日!

唰!

一道十几米长的火焰之刃,怒斩而下。

龙蝉的视野被卷起的风沙树叶遮挡了,不过作为神种,它的感官相当敏锐,于是扇动翅膀,往旁边一跃。

轰!

忏悔打在树干上,直接爆开了一团硕大的火焰,留下一条焦黑的痕迹。

噼啪!噼啪!

火花流散中,是燃烧的树叶乱飞。

龙蝉扭头,张口就要喷射空气弹,夏本纯杀至,猛攻它的蝉翼。

短刀一抖,瞬间爆出万点刀芒。

唰!唰!唰!

单马尾这个时机,拿捏的极好。

骤然遭袭的龙蝉,想回头拦截夏本纯,毕竟在它看来,蝉翼受损,会影响到逃命,为此它宁可硬抗卫梵的攻击。

只可惜单马尾的速度太快了。

龙蝉的头还没转过来,诺大的复眼都没看到夏本纯时,它的翅膀已经中刀。

嗤!嗤!嗤!

蝉翼撕裂,出现了几个破口。

知!

无声无息的次声波,再次降临。

“不要恋战!”

卫梵头晕目眩,强撑着不忘提醒:“不急,耗死它!”

夏本纯闪退,果然下一瞬,空气弹喷射,追着她就是一路飚射。

砰!砰!砰!

一时间木屑纷飞。

卫梵近身,右手后拉,长刀上,立刻氤氲起了一层黑色的光晕,一种亡灵式的哀嚎和尖叫,瞬间响了起来,干扰心神。

千魂杀!

作为名刀榜上,排名第十二位的武器,忏悔的锋利度可想而知,再加上绝技,毫无阻碍地洞穿了龙蝉的甲壳。

滋!

金色的鲜血喷射了出来。

知!

龙蝉的翅膀猛的一震,鳞粉四散中,还有一道道的风刃射出,无规则的乱切。

卫梵左拳紧握打出。

砰!

一圈灵气波震荡,挡下了风刃,右刀反撩,要切开龙蝉的甲壳。

“叨!”

盗草人开弓,它知道自己的爆裂豌豆无法给龙蝉破防,所以全瞄着复眼打了出去。

砰!砰!砰!

一团团火星乱蹦。

夏本纯的短刀上闪过一抹黑光,迅疾的斩在了龙蝉的身上,只有在它的体内爆发,拔刀黑刃分别射出,破坏内脏。

知!

龙蝉惨叫着,整个身体猛的一扭,粗壮的龙尾便像钢鞭似的横扫二百七十度!

啪!

空气似乎都被抽爆了。

“啊呜!”

小茶茶一旦都不担心,这种攻击看似迅猛,可是根本伤不到卫梵和夏本纯,没办法,他们的神经反应实在太快了,足以在千钧一发之际规避。

果然。

两个人俱都脚尖连点,先是后退,跟着再次近身,长刀爆发出绚烂的攻势,蝉翼破损了。

经过了这番试探,卫梵有点放心了,那个空气弹虽然无形无影,攻击力较大,但是每次发动前,龙蝉的颈部两侧肌肉都会有一个明显回收的征兆,而且森林中枝叶太繁茂了,空气弹打出,肯定会擦到它们,所依据此判断轨迹,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道让人头晕恶心的音波打击比较麻烦,不过发出这种次声波,显然对龙蝉的发生器官损伤也比较大,不然它为什么不一直用?而是每次吼完后,要休息了一分钟?

至于龙尾横扫和风刃乱射,这就不叫攻击,被打到的灭疫士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很蠢。

战况立刻进入了胶着状态,龙蝉是具有压倒性的攻击力,但是打不到人,有个屁用?

卫梵和夏本纯的攻击,频繁地落在龙蝉的身上,要不是这家伙的虫壳比较厚,早被破开了。

“欧耶,万胜!”

茶茶助威。

龙蝉的叫声,越来越频繁,攻击也越来越快,覆盖面越来越大,这证明它焦躁了,想尽快解决战斗,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左侧的前翅翼又被砍了一刀后,破损已经相当严重了,龙蝉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叫,煽动翅膀,升空了。

“糟糕,它要跑!”

夏本纯提醒,全力一跃,临空怒斩。

啪!

龙尾怒甩,将夏本纯连人带刀,抽了下去。

看到夏本纯失去平衡,要撞到大树,卫梵立刻放弃攻击,窜了过来,伸手接她。

知!知!知!

龙蝉高叫着,整个身体先是一瘪,跟着就像是充气球似的,肉眼可见的鼓胀了起来,最后直接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大球。

“这是要干嘛?表演杂技吗?”

夏本纯吐槽完,龙蝉便像火炮一样开火了,空气弹仿佛无穷无尽,连射而下。

嗤!嗤!嗤!

先是撕裂空气的破空声,跟着就变成了撞击在地面上的爆炸声。

轰!轰!轰!

空气弹每一次爆破,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一时间树木断折,鸟飞虫惊,全都慌乱的逃窜着。

“撤!”

这种地面上的打击,根本没办法硬抗,卫梵一把抄起茶茶,在林间纵跃,火速的逃离。

龙蝉追在后面,一个劲儿的狂喷,宛若轰炸机似的。

“还有完没完?”

夏本纯无语,不就欺负自己不能飞么,有本事下来打!

空气弹轰炸足足持续了三分钟,在卫梵三人逃过的路线上,留下一条满目的疮痍。

“准备绝技!”

卫梵三人都在蓄力,等着龙蝉下来收割战果,就给它来一个狠得,谁知道这家伙没落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嗝后,屁股一扭,飞走了。

“卧槽,不是吧?”

卫梵郁闷了。

“唔!”

茶茶气的挥刀一阵乱砍。

“我去追!”

夏本纯咬牙切齿。

“等等!”

卫梵看向了叨叨:“能追踪码?”

“叨!”

叨叨拍了拍胸脯,带着一副‘我是谁怎么可能办不到的傲娇表情’,身影快的犹如一道绿色的闪电,消失在森林中。

“现在怎么办?休整等消息?”

夏本纯侧耳倾听:“咱们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如果附近有人,搞不好会听到!”

“先把瘦马藤吞了,然后掩盖痕迹,去追龙蝉!”

卫梵也不管将来了,捡回盆栽,就放到了瘦马藤旁边。

“嗯!”

咿呀双手抱胸,观察了一下藤蔓的状况后,根系伸出,扎进了瘦马藤的主根中。

咕嘟!咕嘟!

掠夺开始了,瘦马藤顷刻间就脱水、枯萎、叶子全都掉落了,这一次何止是‘瘦马’,简直瘦成了一条胡须。

五分钟后,进食结束。

“嗝!”

咿呀打了一个饱嗝,比了一个大拇指,示意搞定。

“你有没有办法和龙蝉交流?”

处理好一切后,三个人撤离,在路上,卫梵询问咿呀。

“嗯!”

咿呀点头。

“这么神奇?”

夏本纯惊叹,上下打量着森千萝,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呀?

嗯嗯!嗯嗯!

听着卫梵的交代,咿呀忙不迭的点头。

就在他们两个和龙蝉战斗的时候,有人发现了状况。

“你们听,有声音!”

黎昕突然停了下来。

作为队长的阮正豪立刻抬起了右手,示意大家停步。

在进入森林后,为了增加成功率,金冼就把团队打散了,分头行动,其中每一支,都有几位23人大名单中的参赛者带队,剩下的是后援团的学生。

“有声音吗?”

后援团的人明显实力不行。

“有,是蝉鸣!”

阮正豪神色一震,既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搞不好发现了龙蝉,担忧的是,显然有人捷足先登了。

“发信号,通知金冼哥他们过来!”

阮正豪神色狰狞:“龙蝉是咱们千亚的,谁敢抢,就弄死他!”

阮明玉点点头,从旅行包中取出了一个铁盒子,打开,噘着嘴叫了几声,六只红色的小虫子就扑闪着翅膀飞了出去。

大概半小时后,阮正豪一行抵达了战斗的位置。

“这些金色的鳞粉,应该是龙蝉留下来的吧?”

阮明玉分析。

“没错了,有人和龙蝉发生了战斗!”

在得知有龙蝉后,金冼就给众人科普了这种昆虫的生活习性和攻击习惯,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辨认了出来。

“你们快来看,这是瘦马藤吧?”

一个短发男生发现了‘新大陆’,激动的叫了起来。

“什么?”

“在哪呢?”

“卧槽,你小子发财了呀!”

众人兴冲冲的聚集了过来,不过看到干枯的瘦马藤后,一下子失望了,死掉的,有个屁用。

“已经枯萎了呀!”

阮正豪郁闷,还以为能小发一笔横财呢,

“似乎刚死不久?”

阮明玉切开了瘦马藤,观察的很细致:“而且不是自然死亡!”

“这是龙蝉的食物吧?是它吸干了瘦马藤?”

短发男猜测。

“我更想知道,龙蝉和谁发生了冲突?”

阮明玉一句话,立刻让大家汗毛一竖,警惕地盯向了四周,这一看,果真发现了问题。

“是谁?”

一个染着几缕红发的少女感知最是敏锐,发现了十点钟方向,有一股灵气波动正在疾速的射来。

唰!唰!唰!

斩医刀出鞘,千亚众全神戒备。

“小心!”

阮正豪提醒,作为队长,他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最前面,挡住了自己的学弟学妹们。

轰!

依旧披着熊皮的怪人,从一处灌木丛中冲了出来,他扫了一眼这些人学生,便不再关注,而是打量现场。

“没错,这是龙蝉留下的痕迹!”

看着地上金色的鳞粉,怪人欣喜若狂了,他也是听到了声音后赶来的,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你是什么人?”

短发男质问。

“你管得着吗?”

怪人脾气很不好,他想到了卫梵说过他的同伴正在赶来,难道就是这些人:“龙蝉呢?往哪边去了?”

一个龙蝉,立刻让千亚众敌意大增。

“龙蝉?那是什么?”

阮正豪故作疑惑。

“还跟我装?都去死吧!”

怪人也不废话,直接窜了出来,要杀光这些家伙,他的语气狂妄,字里行间都是蔑视,仿佛千亚众就是一群可以随手碾杀的蝼蚁。

轰!

灵压肆虐。

啊!

后援团的学生们顿时惨叫,感觉脑袋都要被挤爆了。

“斩龙境巅峰?”

阮明玉一行脸色剧变,这灵压强度好恐怖,就算没有破亿,也相差不远,由此可观,这是一个强敌。

“撤!撤!撤!”

阮正豪大吼,亲自留下来阻敌,他原本还想宰了对方,避免消息泄露,现在看来,那就是痴心妄想。

后援团没有任何犹豫,强撑着逃离,正式团员们则是留在第二队列,随时准备拦截怪人。

不得不说,这些千亚大学生,同气连枝,团结一心,表现出的气魄,连怪人都有些暗赞,但是这也更加让他认为,他们和那个表现优秀的卫梵来自同一所名校。

“不愧是名校生!”

没办法,名校生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再加上怪人与世隔绝太久,打死他都想不到,两方人马完全是从一个八卦中推断出了龙蝉的消息,才聚集在这里。

“发求救信号!”

阮正豪又吼了一句,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怪人在冲到自己面前时,突然变向了,扑向了后援团的学生。

先杀杂鱼,用残酷的死亡摧毁其他人的战斗意志,导致团队崩溃,进而各个击破。

这战术,最稳妥,在短时间,也会给敌人造成最大的战损。

砰!砰!

两枚信号弹升空,爆开成绚烂的红色鲜花。

怪人电射,追上了最慢的一个女生,和她擦身而过后,一颗人头就飞上了天空。

滋!

无头尸体喷着鲜血,倒向了地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官网
重庆五洲医院专家
黑龙江哪家治白癜风医院最好
酒泉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阜阳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