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20,老妇杀手

2020-01-16 21:1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20,老妇杀手

霍法指着报纸:“是不是和那什么钥匙有关?”

两人皆是沉默不言。

说啊!霍法恼火的问。

奥西维亚则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事你别管。”

霍法转过头去,看向西尔比,但西尔比却面无表情地坐在原地,一言不发。

没有任何解答,一直颇善言辞的西尔比仿佛突然就变成了一个闷葫芦。

霍法咬牙,将报纸扔到一边。

一定有什么事,是他们知道,唯独自己不知道的,他好奇的同事,同时却又感到一丝恐慌。

巫师接二连三的被枪杀,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但是,现在却不是纠缠于此的时候。

在坐上火车后,疲惫开始源源不断的涌上大脑,有肉体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他开始冥想。

古加尔的转换术每次用完后,霍法都必须用冥想法来恢复魔力,而最新恢复的魔力会转换为生命,以维持身体的平衡。

火车轰隆轰隆地向前行驶,速度并不快。三人在车厢里晃晃荡荡。

奥西维亚一直在研究报纸,而霍法则在冥想因战斗和逃跑损失的魔力。

四小时后,天色逐渐转为黄昏。

三人乘坐老式火车进入了西班牙的旷野,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瓦伦西亚平原。

瓦伦西亚平原比邻地中海,原野上种植着大量的橘子树,一路看去,入眼碧绿。混合着夕阳,仿佛油画中的光景。

但再美的风光此时也挡不住霍法身心俱疲,冥想结束后,他罕见地疲惫依旧。

原因是他已经快三天没有睡好觉了。疯狂开车外加上被**追逐后的一路逃亡,这种疲惫是冥想法也无法消除的。

终于,在瓦伦西亚平原的黄昏中,霍法就靠在座椅上,沉沉地进入了睡眠。

仿佛刚睡不久,他就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惊醒。

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

竟然于是深夜。

耳畔是极度压抑的嗬嗬声。

霍法一个转身,却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跳。

西尔比布满血丝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黑暗的车厢内,他脸色苍白如纸。鼻翼用力的一开一合,嘴唇紧咬,仿佛在极力地压制自己的呼吸。

霍法开始以为他又在装病,但稍微一摸他的额头,那额头完全没有温度,反而像是一块坚冰。

这种症状像极了魔力透支,再摸一摸对方的心脏,他的心跳十分地微弱,仿佛如同风中的残烛一般摇曳。

但其后的呼吸声越来越痛苦,艰难。

霍法立刻翻身坐起,只见西尔比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了。

“喂”

“喂”

“你怎么了?”

霍法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该如何应对。

西尔比不说话,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霍法。

出事了,霍法暗道不好,他立刻想要去叫醒左边单人座上睡觉的奥西维亚。

可西尔比用布满血丝的眼神哀求地看着霍法。

“别”

“别我闷”

西尔比从牙缝里轻轻挤出几个字。

闷?

霍法稍加感受。

确实。

这节车厢内人数众多,现在确实布满了一股浓烈的二氧化碳气息。

不敢犹豫,霍法当即把颤抖的西尔比抱上轮椅,一路迅速推了出去。

终于,当霍法带着对方走到了火车最前面的一节头等车厢的外面时,西尔比才呼吸到了一点新鲜空气,那是从头等座上面的排气扇传来的微风。

来到这里之后,西尔比仍然在痛苦的呼吸,但是比之前那惨烈的样子稍好了一些。

霍法见他还在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拿出魔杖,变形成了一把锋锐的尖刀。

他直接把尖刀插进了绿皮火车玻璃窗上的卡槽,硬生生地撬开了玻璃。

这一下,裹挟着橘子清香的新鲜空气如潮水般涌来进来。

西尔比苍白的头发被风拂起,他整个人如同入水的咸鱼一样,一下松懈了下来。

“呼!”

“呼!”

“呼”

西尔比闭上眼睛,贪婪的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缓了过来。他不再动弹,霍法把手指放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良久之后,他睁开眼睛,虚弱地喃喃道。

“谢谢你,霍法。”

“唔。”霍法看了看表,此刻是凌晨五点,自己睡了整整12个小时,天知道西尔比在座位上喘了多久。

“可以把我推近点么,我想多吹一下风。”西尔比说道。

霍法依言把他的轮椅靠得更近了窗户一点,列车带来的夜风将西尔比的头发全部拂起,露出他苍白如雕塑般的侧脸。不知为何,霍法在他的脸上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

车内,昏黄而古老的钨丝灯管噼啪闪烁,西尔比的轮椅随着车身缓缓晃动。

此刻,火车正驶过西班牙的沿海城市巴伦西亚。窗外,可以看到浮光掠影一般的西班牙城市夜景。

老式的路灯,躺在河边的颓废诗人,坐在花坛上,弹着吉他的音乐家。河岸边偎依取暖的情侣。

但很快,列车便驶出城市,重新进入了空无一人的旷野。

突然。

西尔比侧头对霍法说,“你能感觉得到么?”

“感觉到什么?”霍法问。

“这个国家繁华下的颓废。”

“感觉不到。”霍法干巴巴地说道。

“都说午夜之后的西班牙才是真正的西班牙,我以前不信,现在看来倒是真的。”

西尔比感概道。

霍法没法接茬,他对欧洲并不了解。

过了一会儿,霍法问道:“你刚刚那是怎么了,什么疾病么?”

“算不上病吧,只是有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僵尸,一块冻肉。”

列车从一道石桥上驶过,西尔比看着桥下的河水,缓缓说道: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正在轮椅中慢慢地腐烂,同时又在慢慢地生长。这种矛盾的错觉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虽然我没有触觉,但我的大脑依然会感觉疼痛,这是一种非正常的生理机制,心理医生称这个叫幻肢,也有人说这种痛苦只是幻痛。但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我被诅咒了。”

霍法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茬,出于本能,他把西尔比身上的毛毯盖严实了一点。

“你在同情我?”西尔比突然问。

霍法轻声说:“并没有。”

“强者不需要同情,这是我们家族的族训。”西尔比说道。

“可你需要帮助,这是事实。”霍法淡淡道。

“想帮忙的话,轮椅下面有烟,我麻烦你帮忙拿出来一下么?”

霍法弯下腰,果然在轮椅下有一个小暗格。那里面有杂志,有糖果,有一些药物,甚至还有一把枪。

在最深处,霍法看到了一个银色的烟盒。

打开烟盒,里面是白纸和烟丝。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白纸抽出来:“怎么弄?”

“霍格沃茨没有卷烟课么?”西尔比笑道。

“布斯巴顿有?”霍法反唇相讥。

“没有,你帮我卷一下。”

西尔比说道。

霍法卷了半天,没接触过卷烟的他根本卷不好。

“拿我边上来。”

西尔比伸出舌头说。

霍法将烟纸放在他的唇边。

西尔比舔了一下烟纸,用眼神示意霍法卷。

果然,他舔一下就仿佛上了一层胶水,烟纸很快就被牢牢地卷上。

霍法擦亮火柴,帮西尔比点上。

黑夜之中,亮起一点红光。

他陶醉地深吸一口,惬意地吐出白雾,霍法再将烟卷放到他嘴边时,他却摇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了。

霍法把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掐灭。

西尔比:“我其实不是生来就是这样的,至少11年前,我还是能跑能跳的。”

看着河水,西尔比有些怀念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

“我的命运已被诅咒封印,我的家族也被诅咒,这是来自历史深处的诅咒。”西尔比说道。

“和奥西维亚找的钥匙有关么?”霍法问。

西尔比缓缓地转过头,看着霍法。那是一种奇怪的审视表情。

突然,他反问:“你愿意当我秘书么?”

“什么?”

“我当时在摩洛哥的时候,说可以给你提供一份长期的工作。你愿意么?”

霍法想到他的那个让自己退学上班的提议,摇了摇头:“我不会放弃上学的。”

西尔比本来黯淡的眼珠变得更加了无光彩。

“真可惜啊,你是我”

他话没说完。

咚!!

火车重重一震,似乎遇上了什么障碍,缓缓地停了下来。

霍法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旷野,此刻,远处深蓝色的夜幕下已经出现了一抹粉色,黎明就要到了。

换客么?

可是这里并没有车站。

霍法有些警惕,他的精神力场快速地在车厢范围内搜寻着其他巫师存在的可能性。

然而方圆五十米之内,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巫师的精神力场,除了那个离自己五十米开外睡觉的奥西维亚学姐。

“怎么了?”霍法睁开眼,转头问西尔比:“这是什么情况?”

西尔比摇摇头,轻声道:“我不知道,但我付钱给你,如果出事,你能保护我么?”

霍法不答。继续打开精神力场开始警戒。

这时,车厢一震,再度在铁轨上咣叽咣叽地行驶起来。

一无所获的霍法睁开眼,眉头皱起。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这时,空荡荡的车厢内钨丝灯光闪烁了一下,一个推着小拖车的老妪缓缓地从过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地晃了过来。

她十分老迈,走路的步子很慢很慢。身上没有丝毫魔力波动。

不是巫师。

只是一个清晨卖早点的麻瓜。

但出于安全考虑,霍法缓缓地站在了西尔比的身前。

那个老妪推着小推车吱吱嘎嘎地走过。

当她途经走廊的时候,她看见站立在窗户旁的霍法。露出一个只剩几颗牙齿的微笑。

“quieresunpdeida”(要零食么?)

霍法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于是他摆摆手,示意她快点离开。

“esuybarat。”(很便宜的)

“tevaagustar。”(你肯定喜欢)

老妪又说了几句,手上还不停地在零食内翻拣着,不时拿出面包或者糖果在霍法眼前晃荡。

霍法皱眉摆手。

见霍法总是拒绝,她便嘟囔几句后,收回了自己的零食,推着自己的推车,打开了通向头等车厢的木门,吱吱嘎嘎地走向了空无一人的头等车厢。

见她离开,霍法有些紧绷的神经放缓。

稍微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微风从头等车厢打开的窗户里吹了进来。行驶的火车经过了一条角度很大的弯道。

霍法猝不及防地身子一歪。

老妪的身体也是一歪。

她的衣袍被风吹起,就这一瞬间,霍法敏锐地看见,面前那个老妪的胳膊,竟然泛着金属光泽的黑紫色。

他顿觉哪里不对劲。

已经走出五米多远的老妪突然转身,歪斜着身体,闪电般地从堆满零食的推车中抽出两把巨大的黑色手枪,瞄准了西尔比。

霍法脑门后汗毛炸起。

他想也不想一甩魔杖,魔杖顿时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银色盾牌,他单膝跪地,将盾牌挡在了自己身前。

咚!

砰!

砰!

砰!

砰!

火舌喷吐。

那一瞬间,至少五六发子弹落在了盾牌上。

撞击声和冲击力不绝于耳,霍法躲在盾牌后,头皮发麻。

是杀手。

枪声平歇,霍法扭头看向西尔比,他此刻坐在轮椅中,面色苍白,表情凝重。

他心念电转,想到了被暗杀的雷蒙,还有那个被枪杀的魔法部长。还有那所谓的钥匙。

对方可能是冲着西尔比来的!

盾牌缓缓变窄,然而霍法透过盾牌的缝隙,却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那个推着推车的老太婆竟消失在了车厢中。

地面只留下一辆推车。

霍法缓缓站了起来,盾牌变回魔杖。他不敢有丝毫松懈,神经紧绷到极致。

车厢外的狂风吹起窗帘,霍法微微往前走了两步,检视着周围。

啪啪两声轻响。

这时,突然从车厢的上方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霍法悚然一惊,立刻抬起手臂。

排气扇率先砸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灰色的身影。

那个灰衣老妪直接从火车的通风管道内落下,重重地一拳砸向了霍法。

她的眼睛亮着刺目的红光。

象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梁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宁夏哪家医院最好
梅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宁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