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三十九章——首次交锋

2019-12-04 09:1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三十九章——首次交锋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8号

“问责?”祁继轻笑。

此次南宫飞扬重伤,的确是因为祁继被困青花府。不过逍遥福地一位峰主被困,南宫飞扬作为掌教师兄,必然要出面来解救。

现在这群家伙要来问责祁继,就连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的道理,根本站不稳脚跟。只不过不想祁继与这五十多位峰主联合,想打祁继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祁继却不担心,大家都来到这逍遥宝殿之上,也是给了一百零八位峰主站队的机会。让他们认清楚现在的情况,看准了人在选择站在那一边。

情况发展成这样,到不像是幕后之人搅乱祁继的计划,到更像是祁继与幕后之人联手,逼迫一百零八位封住表态一样。

祁继笑了笑,对青童说道:“多谢青童师兄提点。”

青童点头,“你心里有数就好。”说完,便不再废话,带着祁继等人进入了逍遥宝殿。

此刻的逍遥宝典之中,五十几位峰主分立两侧。看着祁继等人过来之后,便迅速聚拢到了一起,与祁继等人对峙而立。

而在首座之上,则是坐着一个面目和善的老者。这老者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不用多猜,这人肯定就是那位阳云大师兄了。

祁继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华盖山峰主祁继,拜见代掌教阳云大师兄。”

这阳云听祁继自报家门,当即就要站起来,不过却又觉得不太合适,便有慌忙地坐了下来,说道:“好好好,少年英雄。”

祁继看了阳云一眼,便知道这位阳云大师兄,就是那种老好人的人物。这个人没什么主见,只会听之任之,就是老好人一个,谁也不想得罪。不过却因为辈分太高,不得不被牵扯进来。

而南宫飞扬扶持这位阳云大师兄上台,也就是看重了阳云的这一点。那就是阳云太老实了,不会有二心。阳云知道南宫飞扬虽然受伤,但却没有大碍,所以必然会听从南宫飞扬的安排,把整场戏演下去。

虽然逍遥福地之中,有人怀有异心。不过整个逍遥福地,还在南宫飞扬的把持之中,只要南宫飞扬露面,所有人都会安分守己的。所以南宫飞扬才会假装重伤,将这些不安分的人都挖出来。

人老精,鱼老滑。阳云肯定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就硬着头皮,坐了这代掌教的位置。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一个摆设,随便他们去折腾,他只要坐在这里看热闹就好了。

等到所有的人,全都蹦了出来,阳云就可以继续回去养老了,南宫飞扬自然会出面来收拾残局。

而阳云虽然不知道南宫飞扬的全部计划,但是却清楚祁继必然是南宫飞扬的人,要不然南宫飞扬也不会拼死去救祁继。

所以在阳云看到祁继的时候,便是不断地夸赞,完全忘了刚才这五十多位峰主的话。

不过阳云这个态度,明显惹得对面那些人的布满。

当即便有一人跳了出来,指着祁继说道:“祁继,都是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去闯青花府,才似的掌教师兄重伤。祁继,你自己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祁继瞄了那人一眼

,是个中年男子,一脸的阴沉的样子。这人祁继认识,他是洞灵源的峰主,不过却不是很熟悉他。

而当这洞灵源峰主刚刚质问完,还不等祁继回话。便又有一人窜了出来,指着祁继说道:“还用他自己说,要是他还有一点良心,就该引咎退隐,让出华盖山峰主的位置。”

这位直接指责祁继的,正是虎溪山的峰主,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就在虎溪山峰主说完之后,又有一人轻飘飘地说道:“这话说的不错,祁继成为华盖山峰主之后,就没有管理过华盖山,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峰主的。”

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这位,则是天目山的峰主,一个擅用软刀子的阴险家伙。

祁继眼神扫过几人,发现出来挑刺的,也都是翟文瑞说过的那几位。看样子这几个都是拜幕后之人派出来的,专门负责在前面出来讲话的。

而在这几位大放厥词之后,祁继这边也同样有人出来,为祁继说话。东岳峰主上前说道:“逍遥福地一百零八座山门,一向都是各自为政,各自管理自己的门下。祁继如何管理华盖山,那是他的事儿,你凭什么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西岳峰主当即附和道:“说的没错,若是你看不惯那个山门,难不成还要你管理不成!再说了,即使祁继不在华盖山,也一样被管理的井井有条,比有些山门强的多了。”

南岳峰主则是冷笑一声,“我倒是觉得天目山管理不善,用不用我帮你代为管教一番。”

南岳峰主此言一出,那天目山峰主顿时面色一沉,脸颊开始出现了一片胀红,没敢再多说一句。

不过天目山峰主被顶了回去,但不代表别人不说话。

那白石山峰主是个老成阴沉的人物,这时才缓缓开口说道:“各家山门管理,各有各的办法,我无话可说。不过祁继乱闯海墟,结果深陷其中。最后掌教师兄为了救他,而身受重伤,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一个老妇点头说道:“因为祁继一人莽撞,到时掌教师兄重伤,影响整个逍遥福地的安危。这件事可大可小啊!”

这个老妇则是九嶷山的峰主,平时不显山不流水的,不过现在说起话来,却是句句带刺。就这么一句话,就把事态升级到了影响逍遥福地的高度了。

祁继冷笑,缓缓说道:“两位,你们若是觉得我祁继不对,直说便是,不必如此掖着藏着的。掌教师兄受伤,我难辞其咎,甘愿受罚!”

祁继此言一出,翟文瑞等人都是一惊,不知道祁继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对面的诸位峰主,则是一个个的面带微笑,心中暗道:“祁继少年情况,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激将了。”

白石山峰主眼神转动,缓缓说道:“要罚这是应该的,不过该怎么罚,我们却做不了主。这还是要看代掌教阳云大师兄的意见!”

阳云闻言一愣,他本就是个被摆在这里看戏的,现在问他要怎么处理,他还阵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阳云尴尬地看着众人,他知道祁继是南宫飞扬的人,他罚重了不对。若是罚的太轻,又难以服众。

阳云想了想,说道:“我才成为代掌教不久,并不知道以前南宫是如何处理的,不如你们提点意见?”

天目山峰主当即跳了出来,说道:“我看就封了修行,罚他在升仙院做苦役三年。”

天目山峰主的提议,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三年苦役。这些峰主随便闭关,也要有个一两年的时间。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祁继若是被封了修行,那可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了。

翟文瑞当即便要反驳,不过祁继却是一摆手,说道:“好啊,我同意!”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温江院区
河北中医肝病医院医生
贵阳最好的治疗癫痫的医院
南昌哪些医院治癫痫病
云南看妇科病专业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