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第十六话神女白娘子手捧百宝箱囚龙城外夜行

2020-02-14 08:2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十六话 神女白娘子手捧百宝箱,囚龙城外夜行人

骑大龙的中年人再次身影浮现,这次寒刀悬立在他右手边,反手轻轻一握,背向外甥甩刀一斩,沉声道这便是道理。

身在空中的青年双臂过肩摔,双手铁链自身后向身前翻滚,整条铁链甩直时,好似一条棍,只迎飞来的大刀,青年人怒喝道屁。

铁链如棍又似匹练,划开天际好似将整个天空劈裂成两瓣,飞刀奔天如跃马,紧闭双眼的中年人突然睁开眼睛,望向前方、身后刀与铁链磕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脚步急退,身子一闪,夺来砸来的锁链,铁链打得地面皮开肉绽,青年人双脚落地,他落的位置正好是刚才舅舅站立的位置。

身后中年还是背对与他,沉声道就算你说的对,道理就是个屁,我也不能由着你乱放屁。

青年人呵呵笑道就允许你屁事都管?

可终究那不是个屁。

青年人转身怒道再来。

这边打斗惊天动地,不远处三个魁梧的汉子躺在地上挺尸,下三流道我真想去看看。

百里刀道不如躺在这里晒肉。

薛人选问道难道你心里不痒?

百里刀道心里的痒能挠到吗?

下三流笑骂道你俩这不是废话,能挠到的痒痒那就不是痒痒,要不咱们去看看。

百里刀道那举手表决如何?

下三流道还是不去了吧,毕竟那两人、咱们加起来都打不过。

薛人选道打打杀杀最没意思了,我也不想去了,再说了那是家务事,不信的话你去请皇帝老爷都说不清楚。

下三流哼哼道李昌钧就是个软蛋,他懂个屁。

薛人选翻身刚想坐起来,百里刀一把扯住他道听动静就行,你不是刚才已经表明了咱们在这儿吗?

你放开我,不行,我一定要看个究竟。

下三流侧脸看他,冷冷道刚才你已经犯了江湖大忌,若不是你青年,那把寒刀就能捅到咱们这儿了,别干那些没用的。

薛人选瞪眼道难道你就不想在江湖出头?那可是费家三十二式。

下三流立马起身坐起一本正经的看去,笑道其实我也想,可是没有内家心法,魔技不好耍,咱又不是要去卖艺。

百里刀狠狠道要不,咱们三一起帮帮他。

其他两人异口同声问帮谁?

百里刀笑道这么出风头的事,好像真不适合咱们看。,下三流瞪眼道喜欢在人多的时候擦胭脂的是你吧?

百里刀指着自己,像是感觉好笑没错,是我。

薛人选撇嘴道说起胭脂,我倒真觉得你跟那和尚是两口子。

百里刀起身拍拍屁股,向前走去,扭动两下,回眸掩口一笑死样。他这一动作,着实让另外两人感觉到了恶心...

树荫下,蹲在小丫对面的汉子打了一喷嚏,眼神凌厉道娃儿,你要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在心底骂我了?

小丫双手撑着下巴,一双眼睛很无辜道说吧,你又有啥事?

壮汉一本正经道你换牙齿了没?

小丫白牙一呲,用手指了指还没有。

壮汉惊奇道真的么?你可不许骗我。

嗯,我现在才六岁半。

那你为什么还没换牙?

小丫瞪眼道我问谁去?

好吧。壮汉手掌摊开道把你右手放上去。

小丫摊开手掌放了上去问道干嘛?

你给我说实话,你说大叔我多久才能找到媳妇?

小丫又瞪眼道我问谁去?

壮汉道你就随口说得了。

真的吗?

嗯。

小丫道那我随口说了啊,要是说了你不喜欢听的可别赖我。

好。

小丫沉思一阵道应该在我换牙之前能找到。

壮汉笑道嗯,我觉得你说的对。

小丫笑道其实我是胡说的。

壮汉点头道我知道,可我还是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丫指着自己道因为我说话灵验呀。

壮汉笑道这下你说对了。

哦,我想许仙哥哥了。

壮汉看了一下天色道嗯,咱们也该赶路了。

怀化城西南门出城有一条直通凉州的官道,十八里位置有一岔道,岔道口往东便是十八里铺,去往十八里铺的半道上,五人正在对峙,许仙蹲在百宝箱上,手摸绿玉雕像女子头,抬头想问想要?

许仙身旁二胖抱臂,一条腿都得厉害,斜眼看向姜海里三人冷哼道穷疯了?

姜海里腋下夹着木杖笑道万事和为贵,年轻人千万别伤着和气。

白天华瞪眼道江湖规矩、见面分一半。,一头白发的叱门羽拄着白蛟剑,重重一点头。

二胖换只脚继续抖着腿,斜眼问道穷疯了吗?

许仙在百宝箱上站了起来,突然感觉自己高大无比,一副居高临下道怪不得,古人说没换牙的娃说话就是灵,没想到小丫丫一语成谶,咱们真的遇着强盗了。

白天华笑道没错,现在正式通知你们,老子们要打劫。又问道谁先来?

二胖看了许仙一眼,许仙笑道咱是个雅人,剑下不斩无名之辈,江湖规矩吧、报号。他轻轻一拍二胖的肩头这是我的狗腿子。

二胖忍着怒气,咬牙道江湖人称、铁面大王不讲情,杀人放火不留名,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主宰乾坤浮沉,视一身侠义净风流...

二胖这一江湖规矩报号,让对面三人表情各种不同,姜海里眼神里全是懵懵的,叱门羽一副不解的模样,唯有白天华满脸精彩,因为他看到站在箱子上那个矮子有点脸绿,许仙轻咳道差不多就行了。

二胖瞪眼道我还没说完呢。

说重点。

二胖指着自己道赤帝,你们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很多江湖报号,却第一次听说这么二、又这么口气大的报号,姜海里内心很抽筋,赤帝他当然听说过,传说中剑道圣者五至尊为首人,古往今来第一剑,赤帝开剑道、名曰百草,响有吾剑祭出百草为介的美誉,俗称大地剑,一剑祭出可号令大地的力量,地上百草可为媒介皆是剑,赤帝本姓姜,虽然与他姜海里没有半点关系,却奈何老书生手无寸铁,怀中却万丈剑气。

姜海里时常想起埋头苦读的岁月,每当胸闷不得志时,他便想起古往今来第一剑,他也知道自己与赤帝没半毛钱关系,怎么着都姓姜,万一五千年前是一家,或者自己是赤帝的嫡系血脉也说不定,思想是一种很奇妙的力量,每当老书生郁闷时,联想时以剑圣后人自居的书生、便以手中笔为剑,写下满纸荒唐言,满纸剑气纵横愤世与义气,全是字里行间。

眼下听到这么个混账玩意,说这种二无边际的话,姜海里很想拿起胸中剑气戳死他,一看对面这个剑二胖的黝黑男,身材壮实一点,眉心有点夸,嘴唇有点厚之外,就剩大体一个人样了,姜海里阴阳怪气道你姓啥?

白天华好像猪队友一样,笑道赤帝啊,肯定姓赤了,老头你这不是废话吗?

叱门羽无言以对,憋话憋的很受伤,姜海里第一次感觉白天华很能恶心人,对面许仙却笑道这位兄弟真乃高人。他拍拍二胖肩头只要打得过我的狗腿子,这一箱银子都是你们的。

他跳下箱子,左右看了看,一脸茄子色,很郁闷因为发现自己在这里最矮,快速打开箱子,亮出里面银票,抬脚站在银票上,居高临下道整整十万两。一指对面沉声道咬死他们。

二胖鼓着腮帮子点点头,拳头捏的咯吧响,嘴里哼哼几声,向前踏步、猛然转身挥拳打向许仙,许仙翻身跃下箱子,站在远处笑道别看你人模狗样儿的,我早就防着你了。

二胖冷笑道信不信我能弄死你?

许仙点头道这我信,俗话说得好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首先需要一直对外。

二胖扭动胳膊咯吧响,呲一口大白牙唱支歌来听。

许仙跟个二狗子似的好勒,你咬、我来恶心死他们。

姜海里算是看清楚了,对面这二位真是来搞笑的,初入江湖的叱门羽有些看不透这江湖了,看了眼身边白天华,发现二的不止他一个,对面两位就很二嘛...

二胖来到中间位置,指着姜海里道大叔,你给我过来。

为什么?白天华很不能理解,问这么一句。

姜海里还没说话了,许仙就开始唱歌了,搔首弄姿的活像个妖婆,一破锣似的嗓门居然唱的流行经典《爱就爱到底》,一首由玄应元唱红的情歌,本来欢快的,结果被许仙一唱硬生生变成了伤感风格...

左边一个你 右边一个我

我们相伴左右不分离

前生约定 今生来续

共度此生相爱

爱就爱到底

许仙的歌喉真让人有种想哭的心思,因为太难听,但是其他四人都没有哭,表情各异,二胖手托下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姜海里眼中全是震惊,甚至于有些激动,身子有些颤抖,白天华表情最为丰富,故作夸张在哪里搞怪,因为他也被震惊了,叱门羽皱眉,像是陷入迷茫中似的。

为什么会是这样,原因就在于许仙身边的百宝箱,像是有了自主意识,被赋予了生命的魔盒般,发出咔咔声,箱子底部伸出两条腿,紧接着伸出两只胳膊,两只僵硬的手掌伸进箱子里,从中抓出各类东西,一个个、一件件安装在箱子表面,一面镜子做心,两颗明珠为眼...没过多久变成一机械人,变化还在继续,机械手伸出箱子里继续抓,抓出一件白衣,套在身上,又抓出一张面皮,覆盖在脸上,看起来就像一活生生的美人,最后将那柄剑背在身后,动作很僵硬的对许仙做了一请的手势。

许仙像是发疯似的,狂笑几声,牵起机械女子的手,喊了一句娘子,他嘴中唱着《爱就爱到底》,牵着机械女子的手,俩人翩翩起舞,看起来还蛮赏心悦目

许仙的破锣嗓音,机械女子的舞步僵硬,许仙的舞姿也有些没长熟的样子、很生涩,三点郁闷加在一起,突然有种很搭配的感觉,所以说赏心悦目。

对面老头姜海里很是激动,指着机械美人问道可是白娘子的百宝箱?

许仙打了一响指,与机械美人并排站立,他的表情在笑,笑容很难掩饰眼神的落寞,他吐出一口气,挑眉呵呵问道没想到有人识得此物。

姜海里道神女白娘子,手捧百宝箱,家喻户晓的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许仙笑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白娘子,白首同心万年情。

姜海里捋了不太多的胡须,感慨道是啊,用情至深就算传奇女子也不会有好下场。

许仙问道看来你很懂?

姜海里自嘲道也不是很懂,只不过是个书呆子而已。

二胖扭头问向许仙到底打不打了?

许仙摆手道不急。他望向姜海里道正好我也是个书呆子,咱们来聊聊读书有什么好?

姜海里沉思一阵道修身养性。

修身养性有什么好?

姜海里沉思一阵道那就看你怎么问了。

我只想知道好处。

姜海里再次陷入沉默,这次沉默了良久,沉默到有人等不及了,白天华想要插嘴,叱门羽瞪了他一眼,许仙问道不好回答吗?

姜海里摇摇头这个问题的确不好回答,我来说一说,你觉得对就对,错也没啥。

好,你来说,我听一听。

姜海里笑道不好回答是因为我读书多,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许仙笑道嗯,不太满意,却合心意。一手搭在身边机械女子的肩头,指着姜海里道发钱。

许仙迈步来到二胖身边笑道这三人挺穷啊。身后百宝箱在咔咔声中变会原样,箱子顶端玉琢女子手捧剑,二胖偷偷道咱们的人不能再多了。

许仙指了一下空中,瞪眼道我知道,你在怕什么,所以不要紧。

二胖咬牙笑道行,你能,最你能,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蹦。

许仙来到百宝箱旁,抓起两把银票,随手丢给对面,背起箱子、咬牙一挺腰,斜斜笑道还有很多钱,有没有兴趣跟我走?二胖什么话都没说,跟在许仙身后走去。

白天华望着手中的票子,皱眉道明明有很多,只给咱们这么点,打发要饭的吗?

叱门羽看了看快要下山的太阳,问道该怎么走?

姜海里转身道十八里铺吧。

白天华问道为什么不跟有钱人?

姜海里道你见过一言不合就想打架,打架时突然内讧,准备开打是又在唱歌,临走还要发钱的人吗?

白天华被问的张口无言,因为刚刚见过这样的人,不懂这俩人到底为了什么,心中有很多疑问,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叱门羽没他那么多花花肠子,直接问出心中的不懂他二人如何我不懂,我也不想评论,我只是不懂你刚才说因为你读书多,那个许仙说合心意,到底打的什么哑谜?

姜海里没有直接回答,问向白天华你觉得读书的好处是什么?

白天华翻白眼道这还用说,读书多的好处就你懂得道理比别人多。

姜海里又问叱门羽你觉得了?

读书多的好处,就是有学问吧。

为什么最后加一个吧字,不太确定吗?

叱门羽摇头道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姜海里问道那你现在想什么呢?

叱门羽沉思,姜海里喝道直接告诉我。

我想的有些多,却没任何头绪。

姜海里听完这话笑了,哈哈道这就对了,读书的好处除了修身养性之外,就是想法多。

白天华跟只呆鸟似的,不明所以道在说天书吗?我咋一句都听不多。

姜海里笑道刚才许仙问读书有什么好处,我说修身养性,他觉得不满意,又问修身养性有什么好处,其实他只不过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读书有什么好处本来就是特笼统的问题,而我是个读书人,这问题不好回答,原因在于我想的有些多,最终却没头绪。

哦...叱门羽恍然大悟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读书多的好处处就是想法多。

我呸,不就是花花肠子吗?白天华白眼道,拍拍腰间黑池剑,眉头一挑看我一剑挑江湖。

叱门羽突然想起一事,问道龙泉镇该怎么走?

姜海里玩味道怎么,还在想问剑大会的事?目前只剩下不足十天,龙泉镇距离此地最少两千路。

白天华呲着牙花子,眉头深锁道其实我也很想去,去见识一下江湖盛会,不过我有点没信心。揽住姜海里痞痞道我还觉得跟着有学问的人不吃亏。

姜海里感觉浑身难受,开始挠痒痒了,挣脱他的怀抱,问道我就想你们想不想去?

二人异口同声道想。

姜海里亮起手中票子咱们现在有钱了,可以去快马驿站。指着十八里铺方向道不过目前最要紧是鸡蛋的事。

黑池剑半出鞘,冷笑道我不想再听见任何鸡蛋的事,否则别怪我开玩笑也会杀人。

姜海里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眉头一挑,大有挑衅的意思,叱门羽白蛟剑鞘抵住白天华腰部道也许大叔不了解,但还有我在,你就不得放肆。

哈哈哈...黑池剑回鞘,白天华转身笑道我真是开玩笑的。

叱门羽冷冷道杀人的玩笑不好开。又问大叔,我真想去见识一下问剑大会。

报晓别院内,龙汐湖旁太子李凌霄问道龙泉镇的问剑大会?

云鸾道我建议殿下不要去,毕竟鱼龙混杂。

云鸾身旁第三剑客君候道殿下,以我之见应该去,想要江湖力量,必须了解江湖。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云鸾冷冷问道。

君候道我知道,若遇敌不是展洛图,我有能力保护殿下周全。

万一展洛图会出现呢?

君候笑了笑看来先生与我家先生都不是江湖人。

云鸾想要反驳,李凌霄笑道先生,我想去见识一下。

云鸾还想说话,李凌霄摆手道我意已决,劳烦先生了。

云鸾表示很惆怅,想要说的还有很多,李凌霄一句我意已对,四字堵死了他所有的话语,沉默一会儿,望了一眼君候好吧,既然江湖闻名的第三剑客,我想也足够了。

君候苦笑道先生莫要拿话将我,不是我小看自己,若要保护殿下周全的话,我一人定不能胜任。

云鸾眼珠子一转,嘬嘴吧唧一下嘴巴只要侠士尽力就好,正面由我挡之。

李凌霄摆手道不用,作为父皇的长子,若连这江湖都趟不过去,何谈将来领国?

云鸾惊讶道你不会打算一个人去吧?说着他撸袖子,大有不服你不说好听,我就要干你一样。

君候冷冰冰道你一个文弱人,这是准备吓唬谁?

小个子云鸾这时有些搞笑,面对太子咋咋呼呼咆哮道我对命行不行?

李凌霄笑道行,谁让你是我老师呢,我可没说过自己一个人去,说实话我真想一个人去,就怕你们不放心。

云鸾伸出一只手,李凌霄伸出三根手指,云鸾摇摇头,五指再次一晃,李凌霄道我是太子,还是你是?

云鸾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咱们只能对半分,否则你休想走出大门。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很快夜幕展出黑色,报晓别院正门外,两匹雪白骏马,李凌霄白斗篷身负古剑,君候一身青衣三尺青锋挂在马脖处,辞别云鸾、风驹二位雅士,白马蹄急,很快融入夜色中,大胖子风驹别成文望着远去的白马,笑道今夜可能会下雨。

云鸾揉揉鼻尖,冷冷道就算你们死了,也要护全殿下,若让殿下少了一根发丝,你们脑袋不保。

报晓别院奔出五道黑影,速若闪电,形似鬼魅,只听见沙沙声,急追白马而去,风驹先生笑道你就会吓唬人吗?

云鸾瞪眼道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殿下若有闪失,你觉得你家祖坟保得住吗?

哎!你这个人,咱俩都是同一种人,我很乐意你来我这儿,你咋这么不待见我?惦记我家祖坟这可不是好事。

云鸾冷哼道不是文人相轻,若是梦飞站在这儿我还乐意,至于你我真不待见。

得得得,你是殿下面前红人行了吧,我不跟你拌嘴,今夜五千守军这个数还行吧?

纪学平眼神一亮,跟看见黄花闺女似的哈哈...这才对嘛,咱们这边阵势搞大,殿下在外面就越是安全,就要做出一种殿下还在这儿的假象,假象做成了真,就得让那些鬼胎信以为真,从今夜起,来一个杀一个。

呃...杀气太重不是好事,若是明着来呢?

云鸾讥笑道这还不好办吗?

风驹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瞪眼道你少拿我挡灾,按道理来说不会有。

谋朝篡位的人我也觉得没有,刺杀太子有些人还是做得出来的。云鸾转身就走。

风驹问道不喝两盅吗?

不了,我还要正经事。

啥事?

云鸾转身瞪眼道陪太子读书。

哦,要得。

阿和身背枪囊一人走在宽敞的青石板上,此处道路很宽,前方一只巨兽雕像、狴犴,又名,形似虎、口衔铁环,爪下紧扣枷锁,龙子老七,平生好讼,却又有威力,它是黎明的守护神。今夜无星无月,乌云盖顶,两颗发青光的夜明珠为此狴犴的双眸,此刻显得格外清明,青者、代表无畏正气,以青光夜明珠为狴犴眼睛,寓意上苍、天道有公,是青天大老爷的意思。

两束青光打照在阿和身上,威武的身子略显渺小,狴犴身后一堵高大十丈的成墙,阻隔了视线,阿和盯着巨兽的身子,长出一口气,继续迈步向前走去,这里是他第一次来,玄渊帝国最大的监牢囚龙,囚龙城阿和打小就听说过,里面住着世间大恶,每一个都是罪行滔天之辈,一入囚龙终生为囚。

囚者、被围困失去自由的人,囚龙城里外驻扎四方军队,玄渊军安数量分为五个等级、一编一制,一方一纵、一将,十编为一制,十制为一方,十方为一纵,然而一将军却并非按人数来定,一将之下有多少军人,这得看将领的才能与功勋。将有三类,正、偏、杂。

一方军位数两千人,四方军八千人守四方,目的是防止大恶逃出囚龙城,四方军将领都是正牌将军,军帐内一位十四出头的中年人稳坐桌前,他名陈仲,今夜当值将军,手中拿着一帝印牒文,皇帝陛下的大印不假,可这上面的文书,让我有些皱眉。

文书只有四字全力配合。,今早收到的牒文,让陈仲皱眉了一整天,别看四个字,要看从什么方向理解了,要是把握不了方向,就掌握不了分寸,朝堂水深的已让为将多年的陈仲有些怕,很怀疑那位人称好欺负的皇帝给自己扔了一块板砖。

手中这板砖到底是砸自己还是砸别人,就得费尽思量,陈仲放下牒文,揉了揉眉心,挺了挺腰板问道几更天了?

帐外士兵道接近中夜。

城中没什么动静吧?

没有。、

城外没什么动静吧?

没有。

那好,传我令,加强巡逻,不得有丝毫放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