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为食物而战

2020-01-16 23:3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为食物而战

就在白逸成的身后,一大股黑臭诡异的液体也随之飞射而来,吓得众人也是大惊!慌忙躲避。

“的确是有够恶心的!”展漠凡看着那黑漆漆的腥臭东西,一边摇头一边评价感叹。还是彩儿眼急手快,一把揪住这还在发呆的二货衣领,往旁边用力一扯,这才堪堪避过那一大摊扑面而来的黑色墨汁般的恶心东西。

“好险!”展漠凡拍着胸口,看着那漆黑的东西落在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一脸讨好的冲着彩儿傻笑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滚!”彩儿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这里的人,除了丁芙儿外,个丁个都是有灵力修为在身,其身法动作,当然也不是普通人可比,所以,就在那一大摊黑墨所落之处的大船的甲板正中心处,瞬间就空无一人了,躲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做鸟兽散。

身上一点儿灵力修为都没有的丁芙儿大小姐,则是被其中速度最快的拾风,抬手就丢向了小船的方向,现在这大船明显是众海兽所要攻击的主要目标,这位大小姐呆在这里也实在是不安全。

而一直主动负责保护丁芙儿大小姐的蓝浅月,此时却是有心无力了,因为自己已经被身为妖王大人的白大公子,以一个八爪鱼抱的姿势,直接缠在了身上,连自己的身体想快速移动起来,都是勉强。可对面那股可怕的腥臭液体,蓝浅月也是超常发挥。将自身灵力提到极限,竟是抱着白逸成,就这么轻易的躲了过去。

小船上的宇文轩。一个漂亮的公主抱接下了丁芙儿,然后冲着大船上的拾风比了个大姆指,意思是“好准”。

拾风则是嘿嘿一笑,然后冲着他**的一眨眼睛,一副基,情十足的样子。

宇文轩惊得一个哆嗦,还以为拾风这是在对他传递什么难言的情谊。吓得忙躲开对方的目光,转身就逃。

而当他无意间低头一看之时,却是突然明白了拾风那眼神的真正意义。看着自己怀里的这一副轻盈柔软娇躯,顿时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而他怀里抱着的丁芙儿,却也是羞红着脸。双目含情。一脸羞恼的样子,只是那羞恼之中,却明显有着隐隐的笑意,似喜还羞的样子,让宇文轩看得不免是心中一动。

宇文轩为人随意,以前在炼药堂内也是如此,所以经常不知为何就会惹脑了一些女弟子。虽然当时也算不上调戏,可已经被揍过很多次了。

所以当他看到。这一次自己竟是将人家一个姑娘的身子整个抱在怀里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会一拍掌狠狠抽过来。急忙松手,将丁芙儿丢了出去。

丁芙儿这会儿也正是大脑一片空白,心潮澎湃之时,突然就觉得自己身子凌空,根本来不急调整下落姿势,只能是大叫一声:“啊呀!”

宇文轩刚一松手,就猛然意识到对方只是个普通女子,别说有没有力气动手打自己,就是这么一摔,也会把她摔坏的。然后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拉,直接拉住了丁芙儿的一只小手,另一只手又在丁芙儿下落的腰间轻轻一揽,便又将美人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宇文轩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张美艳脸庞,连目光都不忍移动了,而一只手中,是冰凉的滑腻小手,貌似是在出汗,另一只手中,是纤细柔软的腰肢,轻弱无骨,心里虽知如此样子实在不妥,却又不想松开。…

小船上的一众尚明堂弟子,全都看傻了,心说还是炼药堂的弟子厉害啊!如此紧张的战斗过程中,都不忘寻求各种泡妞的机会!什么叫浪漫,什么叫真汉子!那就是不管对面多么强大的敌人,眼中都是毫无惧意,只有美人。

好吧,一般二货到不怕死的人也会这样。

不过,他们对于宇文轩的大名,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炼药堂年轻一代的顶尖弟子,所以,为了自己等人日后也能有上好的丹药供应,他们还是决定交好宇文轩,不去打扰他勾搭姑娘,并且保护好这两人。

虽然这一众尚明堂的弟子们,觉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枫少弦那种三天两日的就会有新鲜的刚出炉的丹药给他品尝的待遇,不过,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要去跟枫少弦比较,不然,早晚会被打击出心里问题,然后跳海的。

能在自己的瓶颈期,或是突破时,有一颗丹药给予助力,那他们就已经是求之不得了。

拾风看着小船上的两人,对着身旁的展漠凡要功:“怎么样,我拾风厉害吧,瞬间就帮你解决了一个大情敌!我可早就看出那丁家姑娘对咱们文轩兄弟有意思了,这也算是个顺水人情吧,但愿丁姑娘能感念我的恩得,也帮我做身衣服什么的,我最喜欢漂亮衣服了!”

展漠凡顿时无语,然后斜眼去看还缠绕在蓝浅月身上的白逸成,阴阳怪气的对着拾风说:“你什么时候能将咱俩最大的那个大情敌解决了,才是正经!”

拾风顺着展漠凡的目光看过去,见他说的竟是自家妖王大人,吓得忙一缩脖子,不再言语,乖乖打怪去了。

蓝浅月虽然带着白逸成躲开了那巨大章鱼第一轮的攻击,可这大船却是遭殃了,大半个甲板都被染成了漆黑之色,而且,还有“丝丝”的响声与烟雾,从那黑色的汁液里透出而出,那东西竟是在腐蚀甲板!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也是大惊,心说这东西不但恶心,竟然还有毒,而由尚明堂顶尖大弟子凉端所用灵力支撑下的大船,却也只能是防止船体不被翻腾的海水所倾覆,并不能阻隔这直接对着大船发动的强悍攻击。

这炼药堂的大船,也的确是够结实,甲板上面所铺的一层,虽只是普通木质,可在那些木质下面,却是坚硬得可以制造上等兵器的高金属。所以,这些个汁液虽然腐蚀了船体表面,却也不能对大船造车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随着这股墨黑汁液后面的,却是那黑鱿鱼章的第二轮攻击,一条长长的触手甩了过来,直劈大船中间。

“我靠,快挡住!”远处正与那只长颈海马战斗的木峰余光一扫这面,顿时惊得差点儿掉进海里,冲着大船上的一众弟子大吼。这一下若是砸准了,那这大船就算是不沉,那也一定是惨不忍睹的了。

蓝浅月看着头上那直劈而下的巨大触手,也是有些慌了。别说她的水性不好,就算是好,那这海里此时可是有许多巨兽在等着开饭呢,再好那最后也只能是给人家加餐的下场啊!忙从自己身上往下扯白逸成:“我的妖王大人,这一战可是关系到谁吃谁的问题,你就委屈一下,先挡一挡吧!”

白逸成见这轮的攻势只是触手,不是从那怪物嘴里吐出的东西,心下也是稍安。虽然那黏腻滑溜的巨大触手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恶心,可总算是比刚才的黑色体液要好得太多太多了。…

白逸成见一众炼药堂弟子,已经是组成了一道防线,无数细小的火舌从一众弟子的手中飞驰而出,直扑那黑鱿章的巨大触手。

白逸成心中又是一叹,火,很好,虽然怎么看,这些火舌都难以挡下那巨大触手的这一击,可至少也能给那条触手表面的恶心东西好好的清理一下。

海中的生物大多怕火,也许是因为水与火这两种灵力天生就相克的原故。所以,黑鱿章在眼见那些细密的火焰冲向自己的触手之时,虽然觉得这些个火焰并不足以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可本能的还是迟疑了一下。

就在他这迟疑的一瞬间,白逸成出手了,一向很少用武器,最多只用扇子打架的他,难得抽出了甲板之上摆着的,平时只是用来装饰的武器架子上面的一把长刀,然后,刀锋泠然的斩了过去。

也许是被这粘腻的东西刺激的,妖王大人这一次竟是用出了十成十的功力出这一刀,意图很明显,是想将这巨大的章鱼一刀毕命在此,让他再不可能喷出什么体内的黑色东西来恶心自己。

霎时间,铺天盖地的妖力弥漫,然后又瞬间凝聚到了这刀锋之上,刀锋过处,竟是在这空气之中划出一道空质的缝隙,空间几乎都要被切断一般。

而随着这一刀的下落,天地竟都为之变色,风起云卷日辉暗淡,黑鱿章都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这巨大的妖力,震得翻滚出去好远,一口混杂着黑色汁液与血液的混合物喷出,然后才发现,自己刚刚劈出去的触手,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了。

船上一众弟子全部惊呆,少有人看明白了刚才那一刀是怎么回事,他们只是觉得周身灵力一乱,然后骇然的寒光一闪,那巨大的章鱼竟然就飞了出去。这才是妖王大人的真实实力么?这也太吓人了吧!

只有蓝浅月姑娘关注的重点,和正常人从来都不太一样,她看着掉落在甲板上的巨大触手,喃喃的说着:“也不知这东西好不好吃呢!”

“娘子,这么恶心的东西,咱们还是不要吃了吧!”白逸成一头黑线,苦苦哀求。(未完待续……)

曙光隐形矫正牙齿
长春治疗银屑病医院怎么去
贵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泉州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癫痫病医院中山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