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终末之龙 第五百四十五章 被诅咒的名字

2019-10-12 20:0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五百四十五章 被诅咒的名字

“请恕我事先说明。更多精彩请访问.”奥伊兰拖过一把椅子,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如果你问出的问题我并没有答案,也算一个――毕竟,我也不是无所不知的。”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没有答案’?”埃德恼怒地反问。

“你不知道。”奥伊兰回答得理所当然,“我只能保证我不会给你虚假的答案。”

――所以那只是三个“杰?奥伊兰愿意回答的问题。”

埃德摇摇头,放弃了纠结。

他心中有无数问题,有一些他知道即使是奥伊兰也不会有答案,有一些他却无法确定。

在老人平静中带着一丝嘲弄的目光下,他越是试图集中精神,思绪就越是混乱。三重塔的黑影,维因兹河的流水声,巨龙伸展开来的双翼,云层之上的阳光,地底黑暗的通道,柯林斯平原的迷雾,梦中月光下的白骨,瓦拉纤细微凉的手指,落在娜里亚眉梢的雪花……

无数画面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他找不到沙滩上那颗最珍贵的宝石,却因为每一点碎片中折射出的光芒而从阴影中挣脱。

他失去了很多……但他从不曾失去一切。如果连珍惜与保护都遗忘,他只会失去更多。

伊森?克罗夫勒并不明白,他其实也是自私的。他所做的一切,终究还是为了自己。

“……要怎样才能让塞尔西奥恢复正常?”他终于开口问道。

他可以放弃复仇,但不能放弃希望。

“要如何让一幅被撕碎的织锦重新变得完整?”奥伊兰叹气,“那需要时间,需要技巧,需要无比的细心和耐心。”

“……但那是有可能的?”埃德的眼睛亮了起来,“你能做到吗?”

“不,我不能。”奥伊兰回答,“这终究只能靠他自己。他还活着,或多或少,他仍有自己的意识。如果有一位引导者能帮助他将所有记忆的碎片黏合起来,让他的世界重新变得完整,当然会更容易一些……是的,那是有可能的。但即使我能够进入他的意识之中。他也不会信任我,那不会有什么用处。”

埃德恍然地抬了抬眉毛,想起了那个曾经进入他梦中的精灵……他把那块碎石留在了塞尔西奥身边,是某种命运的安排……还是因为某个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启示?

“你能够明白。”奥伊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经历过。曾有哪位神祗在你的灵魂之中低语吗?那是什么感觉?”

“我并不是你的试验品。”埃德有些恼怒地回答。“或者,如果一个问题能交换一个问题,我也可以给你答案。”

奥伊兰沉默片刻,耸了耸肩。

“你还剩两个问题。”他说,“虽然事实上刚才你已经问了三个――瞧,我也是通情达理的。”

埃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意识到他刚刚问了一个无用的问题。奥伊兰事实上并没有帮上任何忙……但他的回答的确让他安心了许多。

他无意识地挠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奥伊兰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埃德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心中却泛起疑惑的涟漪。

这是一个交易,而杰?奥伊兰并不是个慷慨的人。

“我可以告诉你那个男孩儿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甚至能告诉你他是否还能够恢复。”――他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可以回答他任意三个问题……他就那么迅速地完全看清了他脑子里的每一个念头?他听到了他跟伊森的对话?……

不……他只是太过了解人性中的自私与贪婪,以及……

“你有什么想告诉我?”他问。

奥伊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这算一个问题?”

埃德平静地点头。

“我可以浪费时间去猜测,但最终除了你想要告诉我的,我什么也不会得到。”他说,“所以,何不让事情简单一点,告诉我你想让我知道什么?如果那对我们彼此都有利,我不介意被你当成棋子……但你也别想置身事外。”

奥伊兰低声笑了起来。

“现在我相信你是里弗?辛格尔的儿子了。”他说。

“……我不知道你还认识我父亲。”埃德警惕地回应。

“算不上认识,只是间接地做过一两次交易。”奥伊兰淡淡地说。“别担心,他并不知道他的船队带回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聪明地装作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你学得大概还不够。”

是的

。埃德承认,他还不够沉得住气。如果他足够聪明,他会装作什么也没有察觉,问一两个他也真心想知道的问题,而奥伊兰想要告诉他的,迟早会自己说出来……但他实在厌倦了被当成傻瓜一样。一如所知地被利用。

“……但这样或许也不错。”奥伊兰微微叹息着,向后靠去,“毕竟我们面对的是共同的敌人,而他似乎比我预料的更为强大。如果彼此之间仍旧互相猜疑,也许我们最终都会一败涂地……不过,埃德,你要想清楚,我是个死灵法师。你原本可以向所有人解释,你只是为了救一个无辜的男孩儿而被我威胁和欺骗,但现在……”

他摊了摊手,而埃德明白他的意思。

他有片刻的动摇,最后却还是坚定地摇头。

“我宁可与一个坦诚的敌人联手,也不想被谎言驱使,在迷雾中前行。”他说。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肖恩一开始就告诉他一切,如果斯科特一开始就告诉伊斯一切,让他们可以共同面对,也许结果不会是现在这样……那些以爱和保护为名的欺瞒,迟早会变成对彼此的伤害。

他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但至少是在了解真相的情况下自己做出的选择。无论结果如何,他不会因此而怨恨任何人。

若有若无的笑容从奥伊兰脸上消失。他静静地看着埃德,摇了摇头。

“有一天你会后悔。”他说。

“就算后悔,那也是我的事。”埃德回答,“现在,告诉我,那个比你预料的更为强大的敌人,到底是谁?你说‘他’……所以那应该不是莉迪亚?贝尔。”

“莉迪亚是个聪明的女人,但终究只是个人类。”奥伊兰承认,“如果敌人只是她,我并不需要寻求什么帮助……我知道你是诺威?逐日者的朋友,也知道你曾经为了他闯入精灵的国度,站在佩恩?银叶的面前。所以你应该知道,在被遗忘的精灵的传说之中,有一个古老的、被诅咒的城市……”

他直视着埃德,“我听说你的精灵朋友找到了那个地方,那让他险些死在自己的同族手中……十几年前,也正是在那里,莉迪亚……成为了现在这个莉迪亚。”

埃德微微一怔,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几年前,他站在泰丝的小店里,一个黑发绿眼的女人用她苍白的手指轻戳他胸口小小的银币,歪着头向他微笑。

“我猜你一定不知道它的价值。”她说。

“安克兰……”

他低声念出那个被诅咒的名字,无尽的阴影仿佛随之而来。

.

“它不在那里……它不在那里。”特拉维斯失去血色的脸蜡黄得像发潮的纸,一遍又一遍喃喃地重复着。

“你弄丢了你的脑子吗?”凯立安不耐烦地问,“看起来它的确是不在了。”

即使知道毫无用处,寇米特还是用力瞪了他一眼。这个年轻人似乎渐渐在他们面前卸下了自己的防备,变得越来越随意……这大概也算是件好事。

天已经黑了下来,侧厅里点着灯。这里默许无家可归……或找不到归处的流浪者做短暂的停留,他们并不是唯一还待在这里的人。

“你原本是想去找什么?”寇米特耐心地问,“那跟我们眼前的处境有关吗?”

特拉维斯呆呆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答:“有时我觉得那与一切有关。”

“……那到底是什么?”寇米特问。

“是我亲手把它移到一个更隐蔽的位置……一个没人会注意的位置,可它不在那儿。”特拉维斯依旧两眼发直,茫然地比划着,“有人在找它……有人找到了它。这很糟,寇米特,这比我预料的更糟……也许我还是该毁掉它的……”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寇米特终于不自觉地黑了脸。

“一段记录。”特拉维斯神情黯然,“关于一座被诅咒的精灵的城市。”

“……希德尼盆地的神殿旁边那个?”寇米特猜道,“那个什么……什么光?”

“米亚兹-维斯,极北之光。”凯立安冷冷地说,“精灵中‘逐日者’一族的故乡。”

杜鲁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显然有些惊讶――没有多少人能准确地念出那个城市的名字,更别提那饶舌的精灵语的发音。

特拉维斯却不停地摇着头。

“不,不是那里……极北之光,正如它的名字,精灵们抛弃了那座城市,可他们记得它,怀念它,它是他们梦中不灭的光,即使曾被黑暗侵蚀,被鲜血覆盖,也依旧辉煌而美丽……”

“……也许现在不是什么念诗的好时候?”寇米特无奈地打断他,他每一次听见特拉维斯这么说话就不自觉地开始头痛。

“那是个被遗忘了几千年的城市。”特拉维斯低声说,“没人知道它在哪儿,甚至没人知道它的名字,就像那个名字本身就是一种诅咒……”

“……安克兰?”凯立安脱口道。

.未完待续。

鹤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永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